忽然找回這首歌及其 MV,覺得是滄海遺珠,可能是因為這首歌是收錄在國語碟內吧。

很喜歡 Eason 勇敢和坦白地用少許沙啞的聲線去演譯 (還是他不在狀態?),很少機會聽到有歌手會這樣做。整首歌的歌詞都圍繞著一個字 “張",是姓氏,是量詞,是動詞,可以把一個字用得盡情,很強的填詞人,而且 MV 內容好像再把歌詞加多一個角度去演譯,整首歌變得寬闊,放大了思想空間,難怪我聽很多遍都不厭!